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网站首页  免费开通企业商铺

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

强夯施工,强夯地基,强夯工程,基础强夯

 

网站公告
“真诚合作,精益求精,诚信,优质,高效,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是我们的宗旨,立足点高,追求卓越,以最合理的成本,铸造最精品的工程。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共创辉煌!期待与您合作,共赢电话:13803543468 曾经理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友情链接
香港马会2020年11期开奖结果
腾讯瘦身进行时:裁员、减亏、优化成本
发布时间:2022-03-29        浏览次数:        

  互联网“击鼓传花”式大裁员,已经传导到了腾讯。3月,一位腾讯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工程师发现,他工位后方的同事已经不见了。一位PCG某事业部员工向猎头询问,所在部门要裁30%,现在还有没有新的工作机会。抖音博主宏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他在腾讯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工作的朋友被裁了,赔了6个月工资。记者询问其朋友是否能接受采访,其朋友没有同意。

  PCG与CSIG是腾讯此次裁员重灾区,有传言称裁员比例为10%到30%,腾讯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说,腾讯不存在整体要优化多少比例的说法,各业务发展情况不同,面临的情况存在差异。腾讯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说,今年员工总数仍会维持增长。

  PCG与CSIG都是腾讯2018年930改革后新成立的事业群。当时,www.paogout.com,腾讯由2C转向2B,把腾讯云为主的B端业务整合到了CSIG。PCG则是腾讯除微信、游戏之外的C端业务集合体,当时希望能打通部门之间隔离的墙。

  3年多后,这两个事业群开启裁员。3月23日腾讯发布的2021年财报中,提到要减少腾讯视频的财务亏损,改善云及其他企业服务的利润率。并提到,腾讯正在适应新环境,降本增效,聚焦重点战略领域,争取长期可持续增长。香港挂牌兔费资村

  3月23日的业绩说明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对近期腾讯员工优化的消息做了回应。他说,目前互联网行业正在遭遇结构性的挑战和改变,腾讯作为其中参与者也会主动进行调整,“我们也对亏损业务进行了成本优化动作,以便保持更加健康的增长。”

  3月初,已经通过腾讯最终面试的杨子从狂喜转为沮丧,他接到腾讯HR的电话,说因为公司锁HC(人员编制)的原因,他的入职流程被暂停了。“其实就是没戏了。”因为没人能知道腾讯会停止多长时间的招聘,杨子重新翻出简历,改投其他公司。

  腾讯是杨子今年最想去的公司,没有之一。他有多个朋友在腾讯,发现他们只要进了腾讯,即使工作岗位不合适,也能参与活水计划,并且活水成功率很高。在当前就业大环境下,腾讯是个比较踏实稳定的选择。活水计划即腾讯内部的人才流动机制,当员工所在部门裁员或想主动离开该部门时,可以先在腾讯其他部门寻找机会,如果对方同意接收,即可转岗。

  但是,2022年,腾讯也开始裁员了,并且暂停招聘计划。一位腾讯PCG工程师告诉记者,其所在项目中心有3个裁人指标,该项目中心共有40人。接到记者电话前,互联网猎头王潇刚刚和一位腾讯PCG某事业部员工结束聊天,该员工说,他们业务部门有30%的裁员比例,但具体裁谁还不知道。还有一位PCG信息平台与服务线员工在走离职手续,因为还没正式离开,他说现在无法向记者透露更多信息。

  王潇最近和不少PCG的员工交流过,他告诉记者,裁员的风从去年底就已经放出来了,PCG内部人心惶惶,他接到不少问询电话,尤其是一些拿着两三百万年薪的中层,担心自己很贵,又不能贡献足够的价值,被公司裁掉。

  “其实之前PCG每年都会裁掉一批人,但没听说过像这次这么大规模的情况。”王潇说。

  抖音博主宏哥发了一条其腾讯朋友工作5年被裁员的短视频,收到6000多条评论。他告诉记者,朋友在腾讯安全部门工作,被裁后赔了半年工资。记者询问能否采访,但他朋友说心情不好,拒绝了采访。

  安全部门属于CSIG,也是腾讯近期裁员的重灾区。CSIG一位产品经理告诉记者,他没有收到具体裁员数字的消息,公司一如既往按业绩说话,只是可能经济环境不太好,执行更严格了。

  每年春季,互联网公司一般会有人员优化计划,裁掉一批业绩不好的旧人,招来一批新鲜的新人。今年的特殊之处在于,很多公司只裁人,不再招人了。

  一位互联网猎头告诉记者,近期互联网大厂中,大多收紧了HC。据他观察只有小红书和字节跳动没有停止招人,但多数岗位都只面试不进人,面着面着就没下文了。

  几位腾讯内部人士都向记者证实了锁HC的消息。一家腾讯子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其所在公司也停止招聘了。根据过往大厂的惯例动作来看,锁HC是组织优化前置动作,一般调整完成后,会逐步恢复HC。

  拉勾招聘发布的《互联网离职人才报告》显示,2021年年底,互联网行业人员优化趋势加剧。自去年12月至今,拉勾招聘平台上处于离职状态的用户数量不断增加,至3月离职人数超276万,相比于去年同期增长2.1%,行业待业人员增加,求职者压力加大。

  “CSIG裁人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有些人应该早点裁。”提到腾讯云,张果吐槽很多。

  张果是量潮科技创始人,公司主要做编程课以及高校市场的大数据项目,从2016年就使用腾讯云的服务,与腾讯云超过一半的产品团队接触过,用过其绝大多数主流产品,见证了CSIG从小到大,人员激增的过程。根据他的感受,员工数量多了后,反而出现了人浮于事、内部抢资源的现象。“组织越来越臃肿,战斗力并没有增强反而减弱了。”

  前不久张果上线一个新APP,上线过程中发现问题,于是和腾讯云团队沟通,售后解决不了,找到产品团队,产品开发没解决,再找到架构师,简单的小问题来回沟通了一周。还有几次,使用过程中发现官方提供的SDK功能和文档功能不好用,张果就和产品团队沟通,等了几个月都没能改,最后只好让自己公司的人修改。“我们有开发者业务,实在着急还能自己上,要是没有能力造轮子的公司遇到类似问题怎么办?这些工作应该是官方去做的。”

  CSIG成立于2018年9月30日,当时腾讯转向2B,CSIG是承载转型梦想的业务。2021年腾讯年报提到,对云、长视频等亏损业务进行了成本优化动作,以便开源节流,保持更加健康的增长。“CSIG最大的问题是不挣钱。”一位腾讯10年老员工告诉记者,公司近几年主要投入都在CSIG,其他部门,尤其是挣钱的业务部门会对CSIG有意见。另一位腾讯员工也告诉记者,这次裁员,主要针对的是亏钱较多的部门。

  腾讯几乎从未在财报中公布过腾讯云单独的财务数据。2020年9月,中信证券曾做过测算,2020年至2022年腾讯云毛利率仍将为负,分别为4%、-7%和-7%。至于已经过去的2020年和2021年实际数据是多少,记者未找到权威信息。

  刘炽平在业绩说明会上也提到,云业务板块有亏损。因为产品开发投入非常多,并且整个行业竞争也是白热化,价格竞争非常激烈。

  一位云服务创业者告诉记者,国内云厂商大多在亏钱,“需要长期投入持续烧钱,现在外围环境又不好,估计大厂的忧患意识起来了。”

  今年3月,有消息称,腾讯云让具备产品开发能力的部分部门自负盈亏,甚至全员背负销售业绩考核。一家排名靠前的云服务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今年腾讯云主要面临华为云的压力。在不同的云服务市场报告中,腾讯云与华为云为争夺第二名排位竞争焦灼。3月21日Canalys发布的2021年中国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报告显示,中国大陆云服务商排名中华为云排名第二,市场份额18%,腾讯云市场份额16%,排名第三。IDC在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Q3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中,腾讯云排名第二,华为云排名第三。

  “在云服务领域,华为云杀价比较猛,为了争抢客户,腾讯有时候会更激进,甚至免费送给客户用。”上述云服务公司人士说。

  张果见过一场云服务厂商的价格战,令他感到震惊,有一个流量很大的微服务系统项目,流量大到阿里云的人看到后都觉得自己做不了,最终被腾讯云拿下,但这一单收入只有1万元,“按照正常指标,这可以是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项目,他们的价格战竟然夸张到了这种程度。”

  不过张果也承认,他一直使用腾讯云的主要原因,是腾讯云最便宜,同时,腾讯云的服务态度也比较好。

  相比腾讯云,PCG暴露的问题更突出。“半年一小调,一年一大调,仍然没能调出一个好结果。”与王潇吐槽的腾讯PCG某事业部员工说,事业群高管和中干轮换如同走马观花,每次轮换都会引发一大波人员和组织架构变动,这种环境下“能好好干活儿才怪。”

  腾讯2018年成立PCG,把OMG(网络媒体事业群)和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整合,目的是强调彼此之间的合作。最终,这个事业群成为腾讯业务最庞杂的事业群,囊括了QQ、QQ空间、QQ浏览器、应用宝、腾讯视频、微视、腾讯新闻、腾讯微视、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天天快报等多个业务。

  在2020年1月的一封内部信中,主管PCG的腾讯首席运营官(COO)、PCG总裁任宇昕说,PCG肩负着腾讯探索未来数字内容发展的重任。从当前结果看,腾讯视频亏损了8年,QQ月活用户从2016年最高峰的8.99亿下滑至2021年的5.52亿。微视比不过快手、抖音,信息流业务拼不过今日头条。腾讯最新财报中,收入下滑最大的网络广告板块,以及增速明显放缓的增值服务板块,主要是PCG的业务。去年Q4腾讯广告收入同比下降13%。

  由于业务复杂,PCG多次调换管理人员并调整组织架构。2019年11月,腾讯旗下信息流服务被统一为“腾讯看点”,将天天快报、QQ看点和QQ浏览器三款信息流产品打通。2021年4月,腾讯把做出《王者荣耀》的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调到PCG,主管QQ。原QQ业务负责人梁柱担任腾讯音乐CEO。2021年10月15日,PCG成立“信息平台与服务线”,把QQ浏览器、看点、搜索、免费小说、文件等整合。今年2月10日,腾讯影业主体部分将从PCG调整到企业发展事业群(CDG)。

  PCG也是腾讯公司出现腐败较多的事业群。2021年2月腾讯反舞弊通报的涉及职务侵占、收受贿赂等行为的22个典型案件中,14个都和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有关,占比超过60%。对于PCG存在的种种问题,腾讯内部员工也很无奈,一位PCG在职员工告诉记者,互联网C端流量已经见顶,PCG的业务的确不好做,而且930改革后,PCG是腾讯人员最多的BG,也一直存在人员冗余问题。

  2018年,腾讯跌入低谷,股价从之前的最高价473港元下跌至250港元,市值腰斩。当年9月30日腾讯宣布转型,从2C转向2B。之后腾讯进入巅峰,股价在2021年2月18日最高达到每股750港元。

  2022年,腾讯再一次股价腰斩。今年3月15日,市场甚至因为腾讯持续下跌传出了段子:“今天鹅厂变鸟厂了,因为我被跌没了”,“Tencent变成了fivecent,因为一半跌没了。”

  2018年腾讯被认为没有梦想,转型后被认为找到了新方向。现在,当时成立的新业务裁员,腾讯的转型出现问题了吗?

  艾媒咨询CEO张毅并不认为腾讯转型失败。“如果当年不做这个布局,这些市场都被人抢走了。如果都被人抢走了,腾讯也就没有这么强大的生态来拱卫自己的基本盘。”他认为,腾讯云的意义不仅在于扩大新市场,更在于对腾讯生态公司的扶植与增长。

  张果也不认为腾讯做云失败,现在回头看,腾讯在2018年抓住了当时的机会窗口。对于此次裁员,他觉得,主要是之前摊子铺的太大,人员扩张太快,但产品和业务能力没跟上。“其实他们压力也挺大,很多大客户的需求都十分的复杂。”

  一位CSIG员工告诉记者,此次裁员其实对CSIG是好事。据记者了解,今年3月前后,腾讯云进行了考核机制的调整,之前,腾讯云的销售考核会把总包转售算成全额收入,调整后,只算为差额收入。比如之前进货90元卖100元,会把100元都算为收入,之后,只会把10元差额算为收入。

  上述云服务创业者告诉记者,总包转售在云市场很常见,也是快速提高公司业绩收入的一种手段。现在腾讯调整考核后,CSIG业绩考核压力变大,这种情况下之前做转售的销售人员,就会出现冗余。同时,这意味着CSIG需要把更多精力投放在自研业务上,通过差异化,而不是转售来提升业绩。

  刘炽平在业绩说明会上说,会进一步优化云业务的健康度,具体做法包括:推广更多标准化的自研产品,而不是为每个客户投一大堆资源为他们定制云业务。同时,除大客户之外,腰部客户、行业客户、区域客户也要覆盖。这样的调整后,他认为,“增速可能会下降一些,但是它的亏损状况会有所改善。”

  根据腾讯最新财报,腾讯云所在的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已经成为腾讯第一大收入来源,超过游戏。2021年四季度该板块营收同比增长25%,达到了479.58亿元。3年多时间,腾讯云在全球27个地理区域,运营着70个可用区,支持国内半数新发行游戏,服务国内最多的主流电商平台,并在金融、教育、医疗、零售、工业、建筑、交通、能源、广电等领域广泛应用。

  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主要收入来自金融科技,腾讯云有多大贡献,腾讯没有单独披露。光大证券曾对2020年腾讯云营收做过估算,估计腾讯云2020年营收为259.7亿元,占腾讯当年总营收的5.3%,预计2018年至2022年复合年均增长率 (CAGR)达到48%。

  虽然对腾讯云吐槽较多,不过张果觉得,腾讯云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云服务依旧是个好生意,国外AWS有80%毛利。现在国内云厂商无法盈利是因为处在初期阶段,为了抢市场份额一定会有价格战。再过五年、十年,盈利可能性很大。因为它本身的边际成本其实非常低的。”

  王潇此前多次给腾讯推荐员工,他告诉记者,腾讯这次裁员与前两年人员扩张关系密切。2019年12月,腾讯有6.2万名员工,2021年12月,腾讯员工数为11.2万,2年时间新增5万人。其中2021年一年时间增加2.7万人。王潇告诉记者,前几年腾讯招人招的很少,每年新增不过大几千人,相比之下,去年人员规模扩张速度太快了。

  刘炽平也在业绩说明会上说,腾讯去年人员增长比较多。“也不止我们,整个行业都是这样。整个行业之前的运作模式还是一个快速增长,比较野蛮的增长,竞争非常激烈,所以大家都要不断加人,不断提营销费用、各种各样投入。”

  刘炽平还提到,腾讯会逐渐把员工从一些比较边缘的业务,可能需要调整或缩减的业务,调到核心的业务。在过程当中,也会持续地去招聘一些科技人员以及优秀的毕业生,但是社会招聘这块会有所下降。

  “互联网行业有非常巨大的变化,行业都在阵痛期。”刘炽平说,当腾讯主动拥抱变化并进行一系列优化动作后,腾讯将更加健壮,业务将更加健康发展,他对未来充满信心。

  虽然股价腰斩,但当前的腾讯依旧是一个收入可观的公司。去年全年收入为5601.18亿元,同比增长16%。市值层面,也依旧是国内排名第一的互联网公司。这家公司有12.7亿微信用户,手握王牌游戏,基本盘仍算稳固,只是,现在面临的环境和几年前不一样了。

  在张毅看来,腾讯当下赚钱的业务依旧很赚钱,亏损的业务也依旧很亏损,这种环境下,“如果不刹车,赚的那些利润也许烧不了多久。”他告诉记者,现在已经不能无序扩张了,腾讯整个布局也需要策略性减亏,“既然用钱换钱、日进斗金的时代不存在了,那亏损的部分更要堵住。”

?